历史上的托莱多

      托莱多的历史源于石器时代,而文明记载于纸张上。关于各民族的文明我们会稍后再说,但是现在我们想说的是历史,那个随着时代变迁不断赠予托莱多这座城市的历史,那个在每一块石头上留下深刻烙印的历史。

 

史前时期

      得幸于考古学的发展,让我们知道从多年前起在塔霍河对面布尔山丘上有一个青铜时期的农畜村落。最新的调查发现在老城区依然存在茅屋遗迹。

 

罗马时期

      托莱多第一次被提及是在公元前192年,那时蒂托李维写道“Parva urbs, sed loco munitia”-译:托莱多虽是个人口较少的小城,但却是非常重要的军事要塞。托莱多的公路连结着凯撒拉古斯达(萨拉戈萨的罗马名)和艾梅丽达古斯达(梅丽达的罗马名),罗马帝国沿着塔霍河向今天的安达卢西亚扩张,一度达到其帝国时期的鼎盛。

      现在尤能可见许多那个时代的神殿,戏院,竞技场,古城墙,公路,大桥以及水利系统遗迹。根据古罗马竞技场遗址的面积来估量,这里应该能容纳近13000位观众,这个数字在当时,也就是公元1世纪末是不容小觑的。

 

西哥特王国时期(507-725)的首都

      在第一次被日耳曼人(德国人)进犯后,托莱多为抵御军事攻击而重建城墙;尽管在公元411年被阿拉诺人攻占,但不久,阿拉诺人就在公元418年被西哥特人击溃。后来阿塔那吉多(西哥特的新国王)在打败了老国王阿吉拉后在托莱多建立了他自己的王宫,再后来他和雷诺比吉多(再后来的西哥特国王)成为西班牙哥特族的国王和大主教, 在民事和宗教管理上占据重要的一席(因为这通过了托莱多教务会议的认可)。在离托莱多非常近的一个叫瓜达木的城镇 ,您会在那找到瓜达沙宝藏,一个集合了西哥特历代国王金银制桂冠的宝藏。

      在西哥特时期,托莱多产生了大量委员会来减少当时历代王朝遗留下来的宗教分歧,在此过程中天主教和阿里乌斯教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宗教矛盾的斗争也从未间断,但托莱多就是以这种方式取得了宗教和民间的重要地位。

 

阿拉伯占领时期

      西哥特王国的衰落和阿拉伯人的占领使得托莱多在全城逃亡并签署投降书后迅速被穆斯林控制。

      于是托莱多改名成了图雅图拉,依附于后倭马亚王朝。对哈卡姆一世来说,这个被穆斯林占领但主要人口为天主教徒的城市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因为从遥远的权利中心发来的命令在托莱多不停受到抵抗。

      起义活动受到了残酷的镇压,仅在一个刑场上就有5000多托莱多人被斩首,他们被一个科尔多瓦使者邀请参加宴席,但实际上却是场鸿门宴,没有生还者。地方性的叛乱也在阿卜杜拉赫曼三世时期结束了,最终完全归顺于穆斯林王国。

      也就是在那一时期,一些伟大的史学家、医生、数学家、天文学家也住在托莱多,在这些人中阿卜伊萨克伊布拉米尤为出类拔萃,阿萨里,“托莱多星表”的创始人,将星表的子午线定位于托莱多。阿方索六世在继承他兄弟的卡斯蒂亚王国宝座前一直居住在这里的宫廷中。

      托莱多有十几座清真寺,一些浴场和集市。其中,最大的清真寺位于现在的大教堂那边,可容纳全城的男子,这足以让我们想象的出托莱多当时的穆斯林人口之多。另外,在当时还有很多虽然已经习惯阿拉伯生活方式却又十分忠于于自己本宗教的犹太人和天主教徒居住在托莱多,所以,还是有很多的天主教堂和犹太教堂。

      就在那一时期还决定了托莱多城市规划的基本特征:窄小而弯曲的街道,没有出口的要塞城墙顶部的通道,和拥有漂亮庭院的住家楼,这些都精彩地描绘出托莱多家族和群居的生活方式。

 

三重文化之都和文化的相互包容

      1085年阿方索六世攻占下托莱多后将其变成三重文化相互包容的城市。虽然偶尔还是会发生暴力冲突,但总体上来说,天主教徒、穆斯林和犹太人相处融洽,彼此保留各自的宗教习俗。

      在“智者”阿方索十世(十三世纪)统治的时代已经建立了翻译学院。在这里翻译的阿拉伯、犹太以及希腊文献使托莱多成为欧洲的知识中心。从这些翻译的文献中,欧洲其余国家可以了解穆斯林和希伯来的文化、信仰,并重新认识经典希腊教义。

      尽管如此,存在于三种文化之间的和谐终于还是在公元十四世纪开始了分化。宗教裁判所发布了关于基督教血统纯正性调查的命令,并宣布驱逐一切不愿意改宗为基督徒的市民。对犹太教徒的迫害使惩罚延伸到了一切“异教徒”的身上。1492年,天主教朝廷驱逐了几乎所有从西哥特时代就居住在这里的的犹太人,只在贫民区保留了一小部分以便向他们征税。

 

帝国时期的托莱多

      托莱多作为从前被天主教国王承认的伟大古都和十六世纪起义骚乱中众多先驱城市之一,它接受了费利浦二世的迁都马德里的决定,自此其政治和社会地位被大幅度削弱。

      那是一个充满了危机、瘟疫和地方产业瓦解的时代,使得托莱多逐渐远离王室的统治,然后逐渐蔓延到全国范围。启蒙运动给城市带来了些许的恢复,重新振兴了一些小工商业,但其程度不足以在下一个世纪中导致本质上的改变,慢慢将托莱多拖进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和独立战争的深渊。

 

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

      十九世纪,托莱多由于参与了铁路运输建设而得到了飞速发展,同时塔霍河的供水设施和发电装置也为托莱多的发展起到了推进作用。

      20世纪的内战后,托莱多开始冲破围墙向外面的世界延伸发展,现如今已成为卡斯蒂利亚拉曼恰的首府,并在198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人类文化遗产,开启了其历史新纪元。

Este sitio usa cookies de navegación, que recogen información genérica y anónima, siendo el objetivo último mejorar el funcionamiento de la web. Si continuas navegando, consideramos que aceptas el uso de cookies. Más información sobre las cookies y su uso en POLITICA DE COOKIES